Skip navigation.
Home

第 3 章 : 徐樂吾 、袁樹珊 、韋千里

李青揚著《第二本必看的八字書》 

作           者  :  香港 李青揚  (即本人,小網 網主) 

主 打 內 文  :   1.   從鍾欣桐的命盤談到批命的 極限性  (可先閱整篇 100% 內文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2.   不捉用神下批命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3.   判斷從格 或 身弱 的 捷訣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4.   免費  網上試閱版 (書名 : Let's back to basic ) 

售         價  :  HK$ 120

 

特 約 香 港   銷 售 地 點 www.鼎大公司.com

 

1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: http://www.tingtai.iyp.hk/

2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為一間 專門術數書店,術數書全港最齊除了拙作外,鼎大 亦有售大量其他名家的大作。

3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 香港每位術數愛好者 要必到的書店。

4.   鼎大圖書公司 更棒的是,有 

5.   本人另有拙作, 《 夏日寒風 》; 詳情請見 : 免費  網上試閱版 (書名 : 夏日寒風 )   。 

 

臺 灣 銷 售 地 點 :     www.源書店.com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
時  日  月  年
甲  癸  丁  乙      男
寅  丑  亥  卯      命

李青揚 :「這是一名命理前輩的命造。」
 
路人甲 :「他是誰?」

李青揚 :「陳道隱先生,陳前輩曾出八字書,名為『八字特殊格局彙解』。」

路人甲 :「陳前輩既能寫『八字特殊格局彙解』這類書,他修為自非泛泛。」

李青揚 :「同意。」

路人甲 :「陳前輩既生於1915年,豈非與民初八字名家,徐樂吾袁樹珊韋千里等高人同一年代 ?!」

李青揚 :「不單如此,陳前輩在書中還自述,曾就自身命造,向三大名家諮詢過。」

路人甲 :「徐樂吾、袁樹珊 及韋千里,皆享譽盛名,為我輩學八字者典範,他們三人著作等身,所撰的書,雖距今近百年,但亦在坊間書局有售。」

李青揚 :「你見識很好。」 眼兒

路人甲 :「真正好書,不會被時間淘汰,他們大作,能歷久仍在,足証灼見真知,閃爍光輝,力抗歲月洪流。」

李青揚 :「同意!諸前輩文寶,我經常翻完又翻,每次也有新得著!」

路人甲 :「三大名家,對陳前輩八字,有何獨特高見 ?」

李青揚 :「很『獨特』;『獨特』到三個都不同;徐樂吾前輩認為從兒格、韋千里前輩說身弱、袁樹珊前輩意見身強 ,最後陳前輩也迷糊。」

路人甲 :「天啊!怎會如此?!三大名家各負盛名,為何身強、身弱及從格 ,也有被認同 ? 分歧如此大?」
 
李青揚 :「吊詭嗎?」

路人甲 :「我八字功力不夠高,一向認為因八字書讀得不夠多,實戰經驗不足。」

李青揚 :「但你想不到,連這三名鼎鼎大名宗師之間,竟有如此分歧吧 ?!」

路人甲 :「是否因他們之間流派不同,但不要緊,最重要批得『準』,定格局及身強身弱等,只不過過程,最重要結果。」

李青揚 :「你這番說話冠冕堂煌,內裏逃避現實。」

路人甲 :「何出此言?做學問的人,不是該彼此尊重,吸納他人意見?」

李青揚 :「尊重的意思,是尊重對方個人,而非尊重錯學理;尊重的意思,是不要先鎖定對方錯,要分析及咀嚼後,才可判斷對方學理對或錯;尊重的意思是分析對方學理對或錯,必要客觀,所用基準,不可凡與自己所學不同,就認定對方錯 ; 永遠儆醒,對方與自己有分歧時,錯可以對方,亦可以自己。」

路人甲 :「簡單來說,尊重他人並不代表不可以認為對方錯,但判斷對方錯要很小心及嚴謹。」

李青揚 :「在學問探討過程中,嘗試找出真理,不可和稀泥式地得過且過。」

路人甲 :「明白!不可為怕與其他方對立,而放棄立場。」

李青揚 :「遺憾是,很多人自認客觀分析,但卻只用自我師門那套作為標準,只要與他們本派有逆者,就一口咬定對方錯。」
 
路人甲 :「他們所謂分析,只不過當本派學理與其他理論有違,就直說對方錯。」

李青揚 :「和稀泥地任何學說都『兼收並蓄』,任何理論也不敢判對錯,是對學術『不尊重』!」

路人甲 :「未經審慎思維,排斥學理,是對學術『不尊重』!」

李青揚 :「對學術『尊重』與否,並不在『兼收』或『否定』其他學理,而在於『兼收』或『否定』的決定是否理性。」

路人甲 :「明白及同意。」

**********

路人甲 :「就陳前輩命造,三大名家當中,究竟那位對?那位錯?」

李青揚 :「你思維有問題 。」

路人甲 :「請指教!」

李青揚 :「為何不可以三位都錯?」

路人甲 :「三大名家都出錯?」

李青揚 :「做學問研究,先儘量包容多些可能性,再慢慢引證。」

路人甲 :「大膽假設,小心求證。」

李青揚 :「首先,三大名家意見相違,即最少兩位必然錯,最多一位對。」

路人甲 :「但他們是一代宗師。」

李青揚 :「學問要精進,要有挑戰前人的打算。」
 
路人甲 :「他們既享負盛名,聲譽顯赫,又著作等身。」

李青揚 :「那又如何?一個八字,三個人批,一個說從兒,一個說身強,一個說身弱;按道理,沒有可能三個都對,最少有兩位必然錯;但這並不等同其中一位必然對,可以三位都錯。」

路人甲 :「這會否對前輩不敬?」

李青揚 :「迂腐!」

路人甲 :「但為何不會最少有一位對?」

*********

李青揚 :「有批貨,三個人分別盤點,K君說有10件,L君說有9件,最後M君說8件;只可以肯定有兩個人必然錯,但不能排除三個都錯。」
 
路人甲 :「所以,要找第四個人再盤點,第四個人數前,不能肯定第四個人得出的結果,必然與之前三個人其中之一是相同。」

李青揚 :「你明白最好。」
 
*********

李青揚 :「先來揣測為何三大名家,竟有分歧吧!」
 
路人甲 :「焦點之一,是月令亥與年支卯的合化上。」
 
李青揚 :「正確!」
 
路人甲 :「亥和卯既畔側,必合,問題是『合而不化』或『合而能化』?」

李青揚 :「很好,你只提出亥卯合,而不提月令亥與時支寅合。」
 
路人甲 :「當然,六合與半三合,隔柱不合。」
 
李青揚 :「你概念很好,請留意原局甲乙木並透。」

路人甲 :「既有化神出天干,亥卯該『合而能化』,而非『合而不化』。」
 
李青揚 :「很好!亥卯既能合而化,則亥該被視為水或木?」
 
路人甲 :「按理,既能化,該視為木,但說到底,亥為月令,月令五行是否能化而變?」

*********
 
李青揚 :「或者用另一個方向想,水日元生於辰月,辰雖水庫,但本質土,如果地支成了申子辰,全盤皆水,是否有機會可成『潤下格』?」
 
路人甲 :「月令本質土,本該沒有可能成『潤下格』,但如地支申子辰齊,全盤皆水,合而成化,那就 ……。」
 
李青揚 :「金日元生於巳月,巳本質火,但若地支巳酉丑齊,全盤皆金,是否有機會成『從革格』 ? 」
 
路人甲 :「月令本質火,本該沒有可能成『從革格』,但如地支有巳酉丑,又合而成化,那就 ……。」
 
李青揚 :「先斷一個八字身強/身弱,乃捉用神一個非常重要元素。」

路人甲 :「判身強/身弱是『得令』、『得地』與『得勢』與否。」

李青揚 :「『得令』是看日元與月令所屬五行的關係。」
 
路人甲 :「而月令五行經合化後,是否能完全改變?」
 
李青揚 :「這個問題,若搞不通,很多八字就會迷惑。」
 
路人甲 :「陳前輩命造,為一個好例子。」
 
李青揚 :「袁樹珊前輩判該八字身強,他該認為地支合而化原則是不適用於月令。」

路人甲 :「韋千里前輩認為身弱,徐樂吾前輩甚至認為弱到入從兒格,他們該認為地支合化原則是適用於月令。」
 
李青揚 :「現在很明顯,袁樹珊前輩和徐樂吾/韋千里前輩在此慨念上,站在對立面。」
 
*************

路人甲 :「三大前輩,究意誰對?誰錯 ?」
 
李青揚 :「在拙作『
第 2 本必看的八字書 之 Let's back to basic』中,本人會詳儘地解釋。」 


 
下一篇  :
子平真詮             上一篇  : 關公與張飛的命造
 

推     介 : 八字命理 ---心得分享

返     回 : 第 2 本必看的八字書 之 Let's back to basic---- 免費網上試閱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