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.
Home

本人是李青揚

路人甲: 「你為何對命理術數有興趣? 」

李青揚:「這要追朔到本人的大學時代。」

路人甲:「你是何時畢業?」

李青揚:「香港中文大學,聯合書院,1983年入讀,1987年畢業,中文甲級。」 

路人甲:「怪不得你對傳統中國文化那麼有興趣。」

*********

李青揚:「大學時期,我喜鑽圖書館,翻閱那些線裝的中國古書。偶而翻到一些傳說中的絕版命理古書。」

路人甲:「你自學命理?」

李青揚:「自學只是開始,在20歲起已隨老師,始終乏人點撥,要自行摸索,是很困難。」

路人甲:「多年來都同一位老師?」

李青揚:「並不止一位,跟不同老師,才能擴闊視野,取得不同的思維角度。其中一位老師,是清朝欽天監的後人,授本人曆法,及後甚至編篡通勝。」 

路人甲:「通勝這麼簡單也要學?通勝只不過數十元一本,購買又方便,又何須浪費時間學編篡?」

李青揚: 「話非如此!普通平凡不過是通勝的表面,但如何編篡通勝是大學問,涉非常深湛的玄學術數原理,為極少人才懂的隱學。通勝雖是每一位玄學家案頭必有的工具書,每一位玄學家也懂翻通勝,但絕大部份的玄學家都不懂編篡通勝!如不懂編篡通勝,就沒能奈,無懼通勝未出版,擇出的日子,也能吻合《未出版》的通勝!」

路人甲:「怪不得!芸芸的玄學家之中,只有你才敢高調標榜,擇日必能吻合《未出版》的通勝。」

李青揚:「不敢妄自菲薄,否則就辜負那位清朝欽天監的後人。

路人甲:「你畢業後還有這份學習的毅力嗎?」 

李青揚:「我曾投身教育界,一名專業老師;當年我常向學生說要活到老、學到老。」 

路人甲:「你真是一名身體力行的教育工作者。」

************  

路人甲:「你有否撰寫過命理書籍?」 

李青揚:「拙作兩本,分別是 『第 2 本必看的八字書 之 Let's back to basic』 及 第 2 本必看的八字書 之 夏日寒風』。」

路人甲 : 「第 2 本必看的八字書 ? 是否還有 『第 1 本必看的八字書 』 ?」

李青揚 : 「抱歉!並沒有!本人並無撰過 『第 1 本必看的八字書 』。」

路人甲 :「既沒有,為何你取書名為 『第 2 本必看的八字書』

李青揚 :「因為我盼讀者早有一定根基,不欲由初階談起,我冀讀者早看過其他八字書,己有基本八字認知,非白紙一張。甚至讀者是職業命理師,也能從拙作中有得着。」

路人甲 : 「為何你不由初階書寫起,入門級數的讀者是最大量,在商言商,寫初階書才最有經濟效益。」

李青揚 : 「同意!但我是一名儍瓜,一名不向錢看的儍瓜!要掙錢,最好是寫通俗的生肖流年書,又可宣傳谷人氣,一舉兩得! 

路人甲 : 「對!為何你又不寫 通俗的生肖流年書?名和利,絕對勝寫中高階的八字書?」

李青揚 : 「君子有所為、有所不為。」

************ 

李青揚:「我因愛結交多些命理界的朋友,故在香港開了一間名為『天機棧』的主題餐廳;小店詳情 : www. magic-cafe.com 。」 

 

路人甲:「有何特色?」

李青揚:「我預備了一批命理書籍,免費供人索閱;並另存了逾1,000個真實命例的電腦檔案,予投契的朋友們分享。」

 

 

路人甲:「你本是命理中人,為何又去開餐廳?還要西式扒房?

李青揚:「我喜歡結交不同的命理朋友,有間餐廳,方便大家落腳,預備了的那批命理書籍和命例檔案,亦可在大家討論時用得着。我開西式扒房,因為我喜歡喝紅酒。 

路人甲:「食物質素如何?」

李青揚:「我禮聘了一位曾任五星級酒店的主廚,故大可放心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地址呢?」

李青揚:「九龍旺角 彌敦道 628瓊華中心 5 樓,佔地約 3000 平方呎 ;小店詳情 : www. magic-cafe.com 。」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香港的命理師有很多。」

李青揚:「不止是多,大家對於基本學理,也存有分歧。」

路人甲:「你認為比起他們,你的修為如何?」

李青揚:「這個問題很尷尬呀!」

路人甲:「請直接回答。」

李青揚:「大部份的命理師也很自負,認為自己所學才是正宗或最好,或明示暗示自己是『一代宗師』  。」

路人甲:「文無第一,武無第二!」

李青揚:「命理算是『文』或『武』,究竟是無『第一』或『第二』呀?」

路人甲:「......」

************

李青揚:「在2006年,為了考驗自己,辦過命理講座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甚麼形式?」

李青揚:「參與者大部份都懂命理術數。」 

路人甲:「你怎樣做?」

李青揚:「我是站在數十人面前,眾目睽睽下,交流命理及即場批他們的八字。」

路人甲:「你孤身一人 ? 面對數十個懂玄學的來賓?」

李青揚:「我即場用八字來批他們的過去,兼發生的年份。」

路人甲:「在那麼多人面前,一來會因怯場而功力打折扣;二來,一失手就會很沒面子。」

李青揚:「因我想考驗自己。」

路人甲:「結果如何?」

李青揚:「成功!兼換來掌聲如雷。」

路人甲:「你真的是藝高人膽大。當其他師傅或『一代宗師』只是關起門,對著自己的學生,和不諳玄學的普通人,自吹自擋和耀武揚威時,你卻敢刻意在一班懂命理的人面前,尋找挑戰!」

李青揚:「當批中對方的往事及年份後,我還公開解說,背後的命理學說,及為何這樣批斷的手法。」

路人甲:「不愧曾任學校老師,總是喜辦這類活動!」

李青揚:「哈!哈!人之患,好為人師!」

路人甲:「你真的不藏私。你教育界意識真強烈!」

李青揚:「掌聲並不是我最欣慰的。」

路人甲:「你開心的是甚麼?」

李青揚:「我高興是拍掌人的身份!」

路人甲:「為何?」

李青揚:「因為他們非普通人,是研究命理的人士,甚至多年功力的玄學前輩。」

路人甲:「???」

李青揚:「你剛才都說『文無第一,武無第二』,但我竟然能收到他們的掌聲,這才令我最高興。」

路人甲:「可否看當日的記者報導 ?

李青揚:「請見下面。」

這篇報導的原稿文字如下 ; (備註 : 文字原稿是刊在雜誌「命理王」 Vol. 005 2006-05-20 的第 20 )

 

 

***********
繼 4 月8日後 ; 5 月 7 日晚 , 天機棧的李青揚先生, 又於旺角天機棧之內再舉行免費的命理講座, 有了第一次的口碑後, 今次的來賓更加眾多。而李青揚在今次的講座形式, 亦有一個重大的突破。 李先生藝高人胆大, 即場批斷來賓的八字, 在眾目睽睽下, 說出他們的往事, 甚至結婚的年份 ; 李先生這舉動, 非有深厚的自信心及功力, 徒會「當眾出醜」! 當被批算的來賓, 回應說李先生的推算正確時 , 大家也對命學之玄妙和李先生的深湛修為, 嘖嘖稱奇。直是真金不怕紅爐火啊! 更難得的是李先生廣闊胸襟, 原來李先生是紫微斗數和八字雙修和雙精的, 當來賓回應李先生的推算正確後, 李先生竟然詳細地解釋和分享他運用紫微斗數和八字的學理和手法, 對曾紫微斗數或八字的來賓, 他們實可說是 :「滿載而歸 !」; 李先生的不藏私和坦誠的交流, 直教人心底欽敬。 高潮的時刻是李先生, 要公開地揭露如何從紫微斗數, 直接計算出配偶生肖的法門, 弄得來賓們又驚又喜!驚的是, 原來除了鐵版神數外, 紫微斗數也能直接計算出配偶生肖 ; 喜的是, 李先生竟願意公開地揭露方法 。 及後, 李先生用這計生肖的方法, 去問一位來賓 : 「你太太是否屬蛇或羊, 兼比你年輕 ?」 ; 那位來賓回應說 : 「是屬蛇, 年輕過我數個月。」; 李先生的手法, 真是經過起事實的驗証, 又是一句 : 「真金不怕紅爐火 ! 」 李先生又再舉行免費命理講座,無論你是已學過命理, 欲知更高的技法 ; 或你未學過命理, 而好奇想探索, 你也不從錯過李先生的免費命理講座。

 

路人甲:「為何 2006年 報導上所寫的地址是上海街,但你又說天機棧是在 彌敦道 628瓊華中心 5 樓?」

李青揚:「因為多得各界友好支持,空間不敷應用下,故在2012年頭搬遷了,新店比舊地方還要大 1500 平方呎。」

路人甲:「可喜可賀 !」

李青揚:「視乎角度,在上海街店,因租金較低,故仍可半為興趣式經營;但落到新店,租金及其他成本大漲下,故不能再辦這類講座活動。」

路人甲:「那些術數書呢 ?!」

李青揚:「我很心痛,因那時我放了不少絕版書,任人索閱;是有錢也買不回的絕版書,但給人盜去很多;有些卻被人撕了內頁重要的章節,故我惟有收回這些書。」

路人甲:「真可惜!你仍否留在店中,與人交流術數?」

李青揚:「沒有了!我被其他股東勸喻,停止這類活動。因我一談,就起碼數小時,新店租金高昂,負擔不來。」

路人甲:「那逾1,000個的命例電腦檔案呢 ?仍在嗎?」

李青揚:「也沒有了!早期任人按電腦覽閱,結果被人惡意下載電腦病毒,因小店用內聯網,整個電腦系統也癱瘓。」

路人甲:「悲哀!那麼貴餐廳沒了術數色彩,豈非『掛羊頭、賣狗肉』?」

李青揚:「不同意!小店現在是『不掛羊頭 、不賣羊肉』,因小店己不再標榜是術數主題餐廳,而是一間喝紅酒、鋸安格斯牛扒、吃心太軟的西式扒房餐廳。」

路人甲:「如何聯絡閣下 ?」

李青揚:「本人的電話是  9441-9818,另外本人的電郵地址是 vinshunlee@gmail.com 。」

路人甲:「會客時間?地點?」

李青揚:「彈性處理,預約接見。地點則在本人的工作室 : 九龍花園街 2 號好景商業中心 2310 室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