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.
Home

命理速成點睛

 

  

李青揚:「很多人縱然學了八字命理多時,自學讀過不少書,甚至上堂跟師傅,但都缺乏信心!」

 

路人甲:「為何呢?」

 

李青揚:「人貴自知!因為他們連自己的八字,也未能透徹了解,還疑惑着自己八字命理的喜用忌仇神何屬!」

 

路人甲:「不是這麼笑話嗎?」

 

李青揚:「他們有些評第三者的八字,可以頭頭是道,甚至是其他人眼中的『神算』,但偏偏對自己的八字,卻是『束手無策』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就是學了多年也如此?」

 

李青揚:「這類人士很多,雖習八字多年,但始終參不透自己的八字!遑論知悉自身的吉凶禍福!」

 

路人甲:「對於初學者,第一個排出的八字一定是他本人的命盤,連自己的八字也掌握不到,往往就因此洩氣,而沒有動力再深研下去。」

 

李青揚:「這的確很可惜!亦有些人暫且不理會自己的八字,而用其他人的八字去學習和印證,最後也學得不錯!」

 

路人甲:「雖然最後他們能批到他人的『禍福』,但亦有『能醫不自醫』的感慨!」

 

李青揚:「綜合來說,看不透自身八字的困惑,無論對初學者或多年老手,也有機會發生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但若打不開這個心結,個人學術修為,因這『心魔』作祟,很易徘徊不前。」

 

 ************

 
路人甲:「為甚麼那麼多人看不透自己的八字呢?」

 

李青揚:「書本上的理論,全是談『常態』為主;但實務上,很多八字是『常態』以外,另有一些『特殊性』;而這些『特殊性』,是書本少觸及,就是有提到,篇幅也不會長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他們可以正式上堂跟老師學習!」

 

李青揚:「這也非完美方法,因老師講課也先授『常態』為主,而不會放太多時間在『特殊性』。而『特殊性』的理論,會在那些高級深造班才詳說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但要上到這些高級深造班,往往跟同一位老師數年才成!」

 

李青揚:「香港人生活節奏緊迫,抽數年時間跟一位老師,並非每個人所能夠付出。」

 

 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可否直接找有功力的命理師,要求單純地為自身命盤作出學理上的分析,和對其『特殊性』闡釋呢?」

 

李青揚:「一般命理師很抗拒這樣做,有些直言拒見;就算肯接見,也可能大幅加價!」

 

路人甲:「為甚麼呢?」

 

李青揚:「第一,這關乎命理師本人的功力修為,做得職業命理師,並不代表一定有足夠功力!」

 

路人甲:「明白!若自身功力不足,而來問命者有命理知識,甚至多年功力,這位命理師豈非『自取甚辱』?!」

 

李青揚:「第二個理由,很多命理師都有收學費下開班,以他們經濟立場,倒不如叫這些『求教』的問命者,隨他數年,收數年學費,才透露這些『特殊性』,豈非更合化算!」

 

路人甲:「 隨數年那麼久?!撇開學費不論,非每位能付出數年的『時間』!」

 

李青揚:「理論上,學習是整套去學。但很多人自身基礎已不錯,自學下讀過不少書,要『從頭學起』,真的有點兒那個!」

 

路人甲:「另外,很多人學八字,目標並非為職業式掛牌,或做一名八字研究者。他們學八字,主要想明白自身將來的禍福際遇。」

 

李青揚:「要這批人士學足全套八字理論,有違他們學八字目的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同意!對這類人士,花數年學足全套八字理論,無論金錢和時間方面,都可看成一份『浪費』。」

 

李青揚:「還有第三個理由,很多命理師認為這些有命理知識的問命者,仍心存敵意,或『踢盤』而來!」

 

路人甲:「遺憾!」

 

************

李青揚:「所以,本人為這批早已有命理知識的人士,準備一個名為『命理速成點睛』的計劃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『命理速成點睛』計劃 ?!有何特別之處?」

 

李青揚:「首先,這計劃只接待已有八字知識的人士!」

 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若半點知識也沒有,怎辦?」

 

李青揚:「先到坊間買初階八字書,取些入門知識。」

 

************

 

路人甲:「需要多少八字知識才成?」

 

李青揚:「多少不拘!可以自學式讀過一些八字入門書,或有多年經驗也可以!」

 

************

 路人甲:「計劃有何目的?」

 

李青揚:「我會使參與者透徹了解他們自身八字的『獨特性』,和解答一切相關提問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這與普通問命,有何分別?」

 

李青揚:「普通問命只說預測,而不提供八字學理解釋。但這計劃就不同,會盡說這八字的一切學理和可能變化!」

 

路人甲:「是否會說出這八字的格局和喜忌神呢?」

 

李青揚:「並非如此簡單,還會說出為何選擇有關格局的背後理由,而不會單說『答案』!」

 

路人甲:「若不明白,可否反問呢?」

 

李青揚:「當然啦!例如一個所謂喜木的八字,可以只喜天干行乙,地支行木反成秧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有這麼古怪的八字嗎?」

 

李青揚:「當然有!有些八字用神還會隨大運轉,每個大運所要的用神,也可以有分別!」

 

路人甲:「八字學真是博大淵深!」

 

李青揚:「故此真正學整套八字根本沒有數年時間是沒有可能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但你構思是針對參與者的八字,解構其『獨特性』而去闡釋!」

 

李青揚:「故此明明外面要數年時間才能學到的八字道理,也可使參與者即刻知曉!」

 

路人甲:「打破了不明自己八字的心理關口,參與者的八字功力,豈非可以突飛猛進?!」

 

李青揚:「這是希冀的目標!」

 

路人甲:「知道!若對自己的八字也渾渾噩噩,又何能有自信將修為更推上一層樓呢?」

 

李青揚:「另外,亦會拿參與者的往事作引證,例如升職、姻緣和得大財等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當參與者明白他的八字如何透出從前升職、姻緣和得大財的訊息後,以後再發出類似訊息時,參與者豈非可掌握良好機緣,締造更好的未來規劃。」

 

李青揚:「君子問吉奕問凶,也會解釋其八字,如何透露過往失業、分手及大病的訊息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好得很!當將來八字透出這些不利的低潮訊息時,參與者預先留神,就能及早防範,減少損失。」 

 

李青揚:「趨吉避凶,本就是八字學的原意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計劃很好!一來可助參與者提升八字功力,二來可得悉自身命途藍圖,以作為人生規劃指南。」

 

李青揚:「正是吾意!」

 

************

 

路人甲:「尚有個疑問?」

 

李青揚:「請說!」

 

路人甲:「本人八字結構比較簡單,所以僥倖尚能看過透自身的命造。」

 

李青揚:「恭喜!那尚有何問題呢?」

 

路人甲:「但我女朋友的八字則很難分析,作為她男朋友的我,沒有能奈看得通她的八字,我很慚愧!我可否拿她的八字給閣下過目,和指導我如何『拆局』她的八字呢?」

 

李青揚:「絕對明白,作為一名八字學習者,連自己身邊人士的八字也看不透,那份不安和內疚感。」

 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今次構思是否專招待那些已懂八字學理或欲懂八字學理的人士?」

 

李青揚:「正是吾意!」

 

路人甲:「其他師傅一知來人有命理基礎,即會大幅加價!你會否如此?」

 

李青揚:「反其道而行! 本人正常會客論命收$3,200;但來人若有八字知識,而要求我『拆局』者,反只收$2,200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正常問命就$3,200,若來人有基礎就只 $2,200,你真特別!」

 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再問多次,參與這計劃,來人要有何程度的命學水平?」

 

李青揚:「沒有規定,可以只自學形式看過一些入門八字書,或者習了十多廿年修為的也可以!」

 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會客地點?你是甚麼背景呀?」

 

李青揚:「請參看版面 ---  網主介紹 。」

 

************

路人甲:「會面的形式如何?」

 

李青揚:「類似普通的會客論命,單對單,不過我會將重點放在學理解釋和『拆局』,務求來人能透徹了解所提問八字的脈絡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既是單對單形式,會面時間豈非可靈活彈性,切合我的狀況?」

 

李青揚:「正是吾意!但一定要事先預約,好使大家方便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如何聯絡閣下 ?」

 

李青揚:「本人電話號碼為  9441-9818。」

 

路人甲:「會客時間?」

 

李青揚:「預約接見。」 

 

=== 全文完 ===